ARE YOU READY?

關於部落格
I Live. I Laugh. I Love.
Life in Taiwan.



  • 753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天真和認知~理想與恐慌

我應該要努力地說服自己不該對我的未來感到害怕,然而當我已經準備好所有文件,也訂好機票和飯店準備一月底前往愛荷華國際學校博覽會面試,我意外在網路上找到一個網站專門對全球國際學校評分的網站,付了年費,開始搜尋對我們有興趣的學校或我們有興趣想要去的學校,如果沒有這個網站,我想我們就會笨笨地簽了合約,到當地才知道我們被對待像奴隸一樣。


大部分的評分都是以前或本學年在那學校的任教老師所評分,他們詳細誠實地描述此學校的風格和管理,所以相當有可信度。最近巴林一間學校跟我們一直保有聯絡,對我們有高度興趣,看過這學校五年來的評分記錄,嚇壞了有高期待的我和老公,學校高層和校長沒有任何教學經驗,家長和學生權威最大,而且中東有錢學生多半懶散而且嚴重歧視西方人(更何況我是東方人),老師要處罰,學生捏造謊言使老師被責罵或革職,所有的評分都說千萬不要被這間學校騙了,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有很多國際學校喜歡錄用剛大學畢業的年輕老師,因為他們青出茅廬,不瞭解這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。當然不只搜尋這一間中東國際學校,幾乎所有中東國際學校都有管理不善的問題,中東有錢人的孩子不好惹的問題叢生。


相反地中國大陸(包括台灣)或亞洲國際學校的學生和家長比中東學生和家長還要支持老師,雖然也是有學校高層管理不善或是學校經營者偷了老師們的退稅,要不然就是簽了合約後,學校擅自更改合約內容等等問題,但這些評分老師普遍給亞洲國際學校的學生很高的評價,這也使我想是不是該回台灣或去中國大陸教書。但台灣的國際學校實在不給我這個正港台灣人一個機會,都要求是母語是英語的外國老師,而我不是外國人,英語也不是我母語,我根本無法在台灣教書。我們對上海有興趣,但上海國際學校都對特教的我沒有甚麼興趣,雖然也有考慮香港國際學校,但我無法掩飾我不是基督徒的事實,因為學校是個非常注重基督教的國際學校。


突然地我想起我高中時代的私立學校(高中部和高職部在一起的綜合高中),高中部在當時是個英語課是外籍老師小班制度教學,也因為要聘請外籍老師,也要付高額學費,也因為大家都是天之驕子或驕女,我們自認我們比其他人都優秀,這樣的態度引起當時其他老師和高職部的反感,對我們這群高高在上的高中部有許多耳語。現在換我當老師了,我也討厭我班上一些學生的態度和家長的不合作管理,要是我真的教了國際學生,那我也是會討厭態度跩或利用家長的強勢的學生,我現在可以理解當時那些討厭我們高中部的老師的感受了。


但後來想了想,這世界上哪有管理完善,老師之間都沒有糾紛,學生都乖乖上課不搗蛋的學校?根本沒有!我現在的學校的校長們處罰學生不足,請求他們的幫忙又欲哭無淚,家長直奔學校來攤牌,又要討好家長,任何錯都推給老師,這跟我搜尋到的國際學校的現況有何不同?就算在國際學校,也是無法避免相同的問題啊!天真地以為國際學校的學生會比較聽話尊重老師,但如果家長不支持老師,不支持學校,那麼學生當然可為所欲為。


我只能告訴自己,到時決定了要去的國家和學校,一定要看清楚合約,簽約後一定要背份,了解當地國家的勞工法,一定要把所有疑問都釐清了才簽下合約,一切不能靠美國那套方法完成,雖然是險路,至少我走的路不是條平穩的道路,是條充滿冒險的路。最後送上我喜歡的一首英文詩,這跟我現在的處境太相似了。


The Road Not Travel by Robert Frost

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,
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
And be one traveler, long I stood
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
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;

Then took the other, as just as fair,
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,
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;
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
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,

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
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.
Oh,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!
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,
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.

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
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:
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, and I—
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,
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.

羅伯·弗羅斯特 - 未涉之途

兩條路分叉在秋葉紛黃的樹林裡,
很遺憾的我無法皆行
身為旅者﹐我佇立著
放眼眺望其中一條
看著路沒入灌木叢裡;

而後擇另一條路走﹐一樣好,
也許更符合我想要的
路徑蔭綠引人前行;
雖然就此而言﹐來往的足跡
把兩條路磨踩得不相上下,

那天早上兩條路同時延伸眼前
路上有尚未被踩踏過的落葉。
我呢﹐把那第一條留待改日﹗
然而深知每條路後有路
我懷疑是否會有回到原地的一天。

待我帶著嘆息重述這旅程
在很久很久的以後﹕
兩條路分叉在樹林裡﹐而我 …
我選擇了足跡稀少的一條﹐
使得一切因而不同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